奋斗在五代末

奋斗在五代末 连载中

奋斗在五代末

主角:铃儿 分类:历史 作者:有点混蛋 来源:栀子欢 时间:2021-12-07 12:48:22

新书《奋斗在五代末》作者有点混蛋,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,小说情节一环扣一环,节奏爽快,故事情节紧凑,作者的风格独特,角色刻画引人瞩目。本书主要讲的是:唐宋之交,五代之末。 从汉唐雄风,到两宋苟且,实乃中华千年未有之变局。 马踏幽燕,四海归一。 重生为将家之子的李延庆将在这风云突变的时代谱写自己的传奇。 穿越到公元954年的后周朝,此......

...

章节试读:

日光渐昏,铃儿焦急地走在宋城的街道上,想要在日落之前回到节度使府。

得体的淡粉色襦裙,系在腰间的蓝色丝带垂至脚踝,轻轻晃动,十六岁少女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,走起路来摇曳生姿。

铃儿在宋城的节度使府中已经当了两年的婢女了,但之前一直是在侍候前任节度使**的一名小妾。

最近的这些天,侍候的却是一名十五岁的俊俏郎君,一种别样的思绪在少女的心中萌动。

本来铃儿的父亲任大田将他送进节度使府就有这样的心思,多年战乱,社会上男少女多。铃儿这般出身富农家的女子,若是不想出丰厚的嫁妆,既难以找到称心的丈夫,嫁过去之后也不会有多高的家庭地位。

况且社会动荡下,底层百姓生活很是困苦,连性命都得不到保障。‘宁为富人妾,不做穷**’是这个时代不少女人的真实想法。

终于在夕阳西下前,铃儿回到了节度使府,府中的房屋皆以琉璃瓦覆盖,残辉照耀下,富贵庄严的节度使府在逐渐暗淡的宋城中熠熠生辉。

在节度使府的这两年,铃儿一直觉得自己是幸福的,告别了金胡里脏破的土屋,住进了宽敞明亮的砖瓦房,还有自己曾经想都不敢想的漂亮衣物,侍候的女子对待下人又很宽厚。

只可惜如今这位李郎君什么都很好,却对男女之情、风花雪月一点不感兴趣,这些天他每次找自己聊天,总是问一些诸如物品的价格、街巷中的趣谈、吃饭穿衣的习俗等莫名其妙的问题。

铃儿想到此处微微叹了口气,明丽的眉眼间露出淡淡的愁思,可能他是嫌自己地位低微吧,还是放下这种心思为好。

回到院中,轻轻推开李延庆房间的房门,铃儿看见这位李郎君正端坐在椅子上。

“铃儿回来了啊。”铃儿刚推开门,李延庆就从沉思中转醒了,接着问道:

“今日去连云寺,有碰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么?”

又来了又来了,这位李郎君呀,自己今日特地打扮了一番,他却完全视而不见,小心思在铃儿心中一闪而过,仍然恭谨地回答道:

“有意思的事情奴家并没有碰到,但却听到了一件吓人的事情。”

李延庆立刻来了兴致:“哦,说来听听。”

“奴家今日本是去连云寺还愿,在佛像前上香跪拜时,旁边有一名妇人也在祈愿,是求佛祖保佑她去淮南买粮的丈夫。”

“很平常啊。”李延庆微微失望。

“奴家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,去寺中祈愿拜佛的人大多都是想给家人求个平安。可后来,她却开始替她死去的亲人**了,按她所说,这亲人似乎也是个粮商,却是在河上被水贼抢掠并杀害的,奴家还是第一听到水贼杀人呢。”

看着李延庆不以为意的神色,铃儿赶忙补充道:“奴家听到这里,便问那妇人事情发生于何时何地,她却说就在两天前,就在宁陵县!”

“什么?宁陵?”李延庆蓦地站起身来。

宁陵县就在宋州境内,县城位于宋城往西五十里。汴河源起开封,一路向东南过宁陵,流经宋城,最终从泗州境内流入淮水。

宋州境内出现了水贼?还抢劫商船。这可是大事啊,李延庆听到此事,又联想到了不少其他事情。

如今宋州境内的粮价是十文一斗,李延庆之前与铃儿聊天时了解到六月的粮价一斗还只是七文,两个多月的时间就涨了三文。

因为今年河南少雨的原因,夏收减产五成,再加上朝廷加税,双重利好下,宋州粮价可谓是疯长。

而听说今年夏天,南唐境内的淮南粮食丰收,自然就会有不少商人前往淮南买粮运来河南贩卖,像粮食这种大宗商品,这种时代自然是走水路的。

因此出现在运河上打劫的水贼,看起来是很合情合理的。但宋州是什么地方?离都城开封就二百多里,快马一日可达,可谓是腹心中的腹心,汴河又是周朝的经济命脉,南方的粮食全靠汴河送往北方。

而为了守备汴河,宋州可是有三千州军驻扎的,州军之中负责治安的宋州巡检衙门都为此设在了宁陵县城内,而不在州治宋城。

这事太过诡异了,李延庆紧皱眉头,严肃地望着铃儿问道:“那妇人真是这么说的?你没有听错?”

铃儿从未见过李延庆如此严肃的神情,不由吓了一跳,小声回答道:“那妇人真是这么说的,奴家没有听错。”

“是么,这样啊。”李延庆想了想,认真地对着铃儿说道:“此事事关重大,千万不要说给他人听,千万切记。”

“奴家晓得的,绝不会和别人提起,就是铃儿的爹爹问及,也不会告诉他。”

此时天下四分五裂,虽不说遍地盗匪,但是很多山窝窝里都是藏着有的,时不时还能听到哪个乡里被抢了的消息。

以铃儿的见识,她实在想不通此事重大在何处,感觉就是那种时常可以听到的消息。只不过今天是在寺中还愿时所听到的,印象较深,正好郎君问及,就说出来了而已。不过既然他如此强调,那定然要相信郎君的。

“行了,你先下去吧,顺便去后厨将饭菜拿来。”李延庆摆了摆手示意道。

“是。”

看着铃儿出了房门,李延庆面色凝重,满脑疑问,缓缓坐下。这事突出一个诡异,诡异程度堪比后世的渤海湾出现了海盗。

事出反常必有因,因要如何找?

首先现在的宋州巡检竹奉璘,肯定是有问题的。而自己的父亲李重进,作为巡检官的两个上司之一,他是不是参与其中呢?

同时宋州巡检的另外一个上司,也就是当朝枢密使魏仁浦了,他有没有参与其中呢?

又或者这位巡检疯了,贪图价格高涨的粮食,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,自己装的盗贼?这显然不太可能,除非他要钱不要命了。

发生了这种事情,仅凭一个小小的巡检是不可能遮盖住的,必然会追责到他的头上。

这件事大概率是竹奉璘所为,且背后有人指使,嫌疑人基本就在李重进和魏仁浦之间,我应该去找吴观商量下吗?

又或者吴观早就知道了呢?毕竟是两天前的事情。又或者,吴观也参与其中呢?李延庆再度陷入了深思。

本书标签:

相关内容推荐:

飘火不回归不改名字

编辑飘火不回归不改名字点评:

《奋斗在五代末》充分体现了主人翁的重情意、自强不息的精神,也体现了这社会,好书!文笔流畅,情节动人,构思巧妙,强力推荐,有点混蛋的书就是好,连载中类小说中,当之无愧的顶峰之作,经典之作,我已经反复看了好几遍,双手都无法数过来了,但却并没有腻的感觉,不错不错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奇幻
  2. 职场
  3. 耽美
  4. 言情
  5. 专题

最新历史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历史 > 奋斗在五代末